(宝鸡市智协)6月26日下午,宝鸡市智协主席赵红翎组织特奥运动员及亲友20余人,冒雨去青青草康复中心与这里的心智人士及亲友一起分享特奥活动带给智障人及家庭的变化和快乐。青青草康复中心主要是针对年龄小的智力残疾人的康复,教育为一体的民间特殊教育机构。


    这里的孩子小,家长不了解特奥,。赵红翎主席为他们详细的介绍了协会工作和特奥活动,也希望他们能积极参与协会和特奥活动,让心智人士融入社会,得到更多快乐。赵主席还为他们解答了关于智障人办证、申请低保、医保、独生残疾人保障申请等困惑,详细讲解了我市残疾人目前能享受的政策性政府保障。
特奥运动员们胸前挂着奖牌,协会亲友和特奥运动员向大家分享了参加智协特奥活动以来的感受,以及心智人士通过参加特奥活动后发生的改变。从分享中我们能感受到特奥活动对心智人士的智商,情商的提高都有很大的帮助。
    青青草的孩子们和家长纷纷表示以后要参与智协组织的特奥活动,通过活动带给心智人士更多快乐,让孩子们快乐成长!也祝愿孩子们的明天更美好!

 
地址:陕西宝鸡
电话:0917-3227086
邮箱:463282000@qq.com
爱馨园
特奥会冠军方娜 从宝鸡跑向世界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2-5-6 20:19:19  点击:2168
      “亲亲(爱)的妈妈:我在这里已有一个多月了住的(得)好吃的(得)好,一般不是很习惯但是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她们可以帮助(我)……虽然我成绩不是很好但是我会努(力)的,妈妈爸爸奶奶姐姐姐夫你(们)都放心吧,我会去真(争)取好的成绩的。”这封文词不太通顺、少标点多错字的信是方娜写给妈妈的,这是她21年来第一次离家,在北京参加特奥会集训。
    信的落款是8月31日,一个月后的“十一”黄金周,在上海举行的第十二届世界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她用一金一铜的好成绩兑现了信里对妈妈的承诺。
  ■关于成长
  三四岁依然不会走路说话
    1986年的深秋,方娜的出生给这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带来无限的希望,但很快家人就发现她与别人家的孩子有些不一样:方娜长到三四岁依然不会走路不知道开口说话。
    当医生告诉方妈妈孩子长大后的智力水平仅相当于六七岁儿童时,方妈妈几乎晕倒。承受着巨大痛苦的家人开始带着方娜四处求医,一年间几乎走遍了中国所有的大中城市,方娜的病还是没有起色。时间一点点过去,方家开始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老天既然把她给了我们,我们就把她好好养大吧。”方妈妈丝毫没有抱怨。
  六岁时 奶奶陪她上课
    转眼间,方娜已经六岁了,到了该上学的年龄。由于当时启智教育还没有普及,家里人商量后决定就让方娜到工厂的子弟小学上学,学校就在家门口,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知道。
    父母每天上班,平时照顾方娜的重任就落到奶奶的身上。不但要照顾她的起居生活,还要当专职的“陪读”——每天她上学放学,陪她上课。除了“监视”方娜不让她捣乱外,奶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听来的内容再一点一点耐心地讲给她听。可是奶奶只读过小学一年级,年纪又大了,听起课来很吃力。为了教方娜识字说话,她特意买了许多光碟,又订了报纸,让方娜跟着电视、读着报纸来看图识字。就这样,奶奶整整陪读了三年,方娜终于能够独立上学了。
    可是随着年龄一点点增长,嘲笑、讥讽随之而来。方娜是一个很倔强而且很有力气的孩子,面对同学的欺负她开始还会容忍,可是惹急了她就会大打出手,因此惹下了不少麻烦。
  上初二时 无奈辍学
    初二那年,学校不愿意让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学生拖班级的后腿。老师委婉地向方妈妈表达了学校的意思,方娜的父母“知趣”地结束了方娜的校园生活。从此方娜在家里,每天要么被奶奶带着出去买菜,要么帮忙给奶奶做些家务。
    方娜有一个小她四岁的妹妹,姐妹俩在一起时难免会产生一些矛盾,有时甚至打闹起来。姐妹俩一闹矛盾,奶奶总会站到方娜这边,不仅如此,就连父母经常也“平白无故”地向着姐姐。好在妹妹非常懂事,给她讲明道理她就什么事都让着姐姐。从来不记仇的方娜面对妹妹的退让,往往也显得十分大度,“不计前嫌”,照样与妹妹玩得非常开心。
    家人无声的爱和关心让方娜享受着最简单的快乐和幸福。
  ■关于体育
  出于偶然 乐此不疲
    每天,父母去上班了,妹妹上学走了,奶奶又在忙家务,倍感无聊的方娜就到院子里和小区的人们一起跑跑步、练练拳。开始家人还以为她也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谁知她竟乐此不疲。从2005年10月份开始,就没间断过。久而久之,方娜在这些平时的练习中不仅愉悦了心情,更为她日后参加特奥会锻炼出了良好的身体素质,并且开始小有名气。在今年东亚地区特奥会选手选拔的时候,陈仓区残联向市里推荐了方娜,由于成绩突出,她最终获得了参加第十二届世界夏季特殊奥运会的机会。
集训时她一想家就往宾馆外冲
    7月份,中国特奥代表团的全体运动员到北京参加为期近80天的封闭式训练,这对于从未离开过父母和奶奶的方娜来说的确是一个艰难的考验。
    训练伊始,方娜经常会想家想妈妈,特别是到了晚上,一想家她就径直往宾馆外面冲,一连好几个晚上都如此,这让领队马思祥不得不对她实行重点“盯防”,怕一不小心让她溜掉。
    为了让方娜彻底安心地在北京训练,方妈妈和奶奶几乎每隔一天都会给方娜写一封信或是打个电话。而等妈妈的电话和信件也成了方娜集训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尽管女儿的回信中有很多处语句不通,但在方妈妈眼里,这些信无比珍贵,她像宝贝一样珍藏着女儿的来信。
  听错铃声800米金牌成铜牌
    10月9日,上海,第十二届世界夏季特奥会女子800米比赛。方娜像一头小鹿奔跃在跑道上,把其他选手远远甩在身后,率先跑完了第一圈。
    眼看胜券在握的时候,赛场上响起了一阵铃声,这本来是提醒选手第一圈已经跑完的。方娜却有点糊涂了:“怎么响铃了?是不是已经跑完了?”她扭头看看身后,其他选手还在慢慢地跑着,再看看前边没有一个人,她想:“一定是跑完了,我慢慢跑一会儿,教练说跑完不能马上停下来。”于是她放慢速度,在跑道上慢悠悠小跑。这可急坏了场外的马教练,他直拍自己的大腿:“哎呀,我咋就忘了给这娃提醒该跑两圈呢……”原来在平时训练的时候,方娜弄不清到底该跑多少圈,教练就每次都提醒她400米跑一圈,800米跑两圈。可这次上场前,教练忙着安排其他事情,竟把这茬儿给忘了,方娜跑完一圈就不知道还要不要跑,再加上铃声一响,她完全忘记了该跑几圈,还“得意洋洋”的认为自己第一个跑完了呢。幸好旁边的工作人员及时提醒,她才继续跑了起来。
    最终,方娜在这场比赛中位列第三名,金牌在她眼前晃了晃又变成了铜牌。颁奖结束后,她以为自己得的是金牌,迫不及待地跑向教练,还一边高喊着“”我得金牌了!“教练耐下性子来教她如何分辨金牌和铜牌。
400米一举夺冠
    在第二天的400米比赛中,方娜一举夺冠,赢得了一枚金牌。“那你知道颁奖时放的什么歌,升的什么旗吗?”“升特奥会的旗还有红旗,放的是……”她扳着自己的手指头,说不上来。我们告诉她颁奖时要升五星红旗,唱国歌,歌名叫《义勇军进行曲》,她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知道是国歌,只是想不起名字了。”
    方妈妈微笑地看着女儿,目光中满是鼓励和欣慰:“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她会取得世界奥运会的金牌。”
  ■关于未来
  “要当更多回世界冠军”
    从上海回来之后,方娜俨然已经成了宝鸡市的名人。除了媒体关注外,她也成了街坊邻居们谈论的热点。但这些并没有影响他们一家的生活,家人最大的希望就是她能够快快乐乐地成长。
    目前方娜正在市体育场进行训练,依然是奶奶每天陪着。“训练苦不苦呀?”记者问。“不苦!我们11月份还要去东北参加比赛。我以后还要参加好多比赛,当更多回世界冠军,再拿多多的金牌哩。”“你们别听她瞎说,她的话靠不住。”一旁的奶奶笑呵呵地说。“我没瞎说,就是要参加比赛,教练给我们说的。”方娜撅起嘴,大声地“抗议”。“我们不图方娜在比赛中得多少奖牌,只希望她能从中得到更多的欢乐。”秋阳下,奶奶笑着说。成艳娇 李方  
  ■采访手记
  那一刻国人为她自豪
    在我接触过的一些智障人士中,方娜是最幸运也最成功的一位。因为特奥,她21岁就登上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尽管在她的眼里,世界冠军只是一枚金质的奖章。
    方娜与正常人的区别在于,她不会永远让自己沉浸在以往的痛苦或幸福当中。或许在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后,特奥冠军的经历将从方娜的记忆里彻底删除,这对正常人而言无疑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冠军的记忆不会伴随方娜终生,我们只能抱有这样的希望,在若干年后,当方娜已经对自己的历史没有记忆的时候,别人依然会记得:在第十二届世界特殊人奥运会上,方娜曾站在世界冠军的领奖台上;当雄壮的国歌声奏响的时候,方娜是全世界的焦点,家人因她骄傲,国人为她自豪,世界为她而感动。
    到那个时候,方娜就像是一座丰碑,让所有因残疾和智障而痛苦着的人们看到希望,争当生活的强者,作一个快乐的人。 李方
 

 
版权所有:宝鸡智障人之家 技术支持:陕西世纪天诚
访问量:492604    陕ICP备12002994号-1